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《情劫》by辰小影 >> 《捻花辞》第二卷情劫第六十七章

《捻花辞》第二卷情劫第六十七章

时间:2014-07-24 来源:历史网

耿于怀下了个命令:彻底封杀“庞氏创业”!上午收盘价要打压到跌幅15! “代价太大.”会计师不觉出声提醒,股价往上做往下做都有个过程,也有个度...

⊙⊙卷 情劫 第六十七章  心里爱,是心肠就会变软。她狠毒的女人心肠一旦变软是就应该受到惩罚。手指想把遮住眉眼的刘海拨开些,锁住了双手的铁铐和铁链显然给她合适的距离。些微的挣扎只是换来更大摩擦声。

  她不知道是谁抓了她,或许她应该知道的。可是她拒绝承认,她分不清是花语耿茉,可以她谁都不要是,那么她或许可以安全的守护她肚子里的那条小生命。

  她被抓来了,却人露面,人来招呼她,她是谁的囚犯,她亦不知道。她仿佛被遗忘的角色,连吃饭、喝水、享受阳光的权利都

  太阳升起、落下。

  月亮来过又走了。

  往前走,她的生命却慢慢流逝。

  那些铁链,那些束缚,或许她已瘫倒在冰冷的石板上。

  “怀……”闭上眼,她仿佛看到他深情的眼眸。

  五天了!

  关里滴水未进,不眠不休整整五天。

  初受孕的身子终于被饥饿完全拖垮,对面墙壁上的“十字架”,她的视线而变得越来越模糊。

  上帝,

  我祈求你带走我的时候你拒绝了。现在,我珍惜生命的时候,你又要来带走我了吗?

  眼睛好累,

  睁着勉强寻找希望,好累、好累……

  正时候,墙壁左侧的铁门开启的声音。

  终于有人想起她了吗?

  进来的人不多,低垂的眼只看到3双脚走到她的面前。一双女人的,两双男人的。

  头发被粗暴的拉起,发丝被毫无顾忌的往后拉扯。苍白的面孔被迫高高抬起。

  “花语!”

  耿茉淡淡的笑,名字她好久未用了。

  很用力的巴掌打在她的脸上,很用力,用力到连虚弱的面颊也有疼痛的感觉。

  “你不看看我是谁吗?”声音发狠,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的字眼。

  耿茉睁开了眼,饥饿让视线有些模糊,不过其实不看她也知道面前的女人是谁。

  ~紫槐!花语的姨母!

  “呵呵!”她笑,笑的声音被接踵而来的耳光打断了声息。口里有血腥的味道在蔓延,耳朵猛力的击打而发出“嗡嗡”的声响。她有些疲惫的闭起了眼,她和她的丈夫庞同德谋夺了“花氏”的财产,她和她的丈夫庞同德把和两个妹妹贩卖到国外。而她又抢了她女儿的丈夫,破坏了她女儿原本美满的婚姻,甚至逼死了她的女儿。

  她和她到底是谁欠了谁?

  她和她到底又是谁起谁呢?

  好的问题!

  好混乱的关系!

  好模糊的善与恶!

  此刻却是这般直接的面对,而她又该用怎样的身份去面对呢?

  是花语!

  该是她欠了她吧!

  是耿茉!

  那该是起她啰!

  笑!

  不笑又如何?

  “你是婊子!”一抹带着腥味的温热吐到耿茉的脸上,耿茉躲,也无法躲。

  “你怎么不说话了?”握住了她头发的手更用力的往后拉,耿茉听到了发丝断裂的声音。痛吗?或许吧!可是耿茉却只是闭着眼,她不知道用身份去面对,干脆就不见好了。

  “琪人是个婊子,你个小婊子!你把雅睫害成了样子?”疯了似的巴掌铺天盖地的砸到耿茉的脸上、身上。女人特长指甲象钩子一样陷入脸上白皙的肌肤内。

  痛吗?

  痛也只是让紫槐发泄了些微的丧女之痛而已。

  “你不说话吗?”手指使力的捏住下颚,终于迫使那紧闭的牙关缝隙。然后紫槐把手指伸进了耿茉的口腔,重重的捏住了那湿软,用力的往外拉扯。

  疼痛来的猛烈,耿茉使力的一甩头,牙齿本能的咬住了那拉扯的力量。

  紫槐痛呼,有人用力的一拳头砸在耿茉的下颚处。耿茉松了口,嘴巴里全是血的味道在蔓延。

  然后还来不及抬头,后颈已挨了重重的一劈。身体里最后那点清明也被彻底带走了。



(孤雪赤)《捻花辞》之卷 情劫 引子 软肋,主角:花语、耿于怀 配角:简风亦、刘业勋、幽晚、鸠尾 其它:对峙、筹谋、唯一,虐恋情深 恩怨情仇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最新更...

捻花辞全文阅读之第1卷 卷 情劫 第六十七章文字手打更新了,来速度最快,阅读页面干净清爽,捻花辞书友首选之站的思路客阅读第1卷 卷 情劫 第六十七章.

“姐,两年多不见,我很想你呢!”凑近的面孔带着虚伪的笑意,纤细的手指如捻花般温柔的抚上耿茉苍白冰冷的脸颊.“姐,你真是个美人,到了时候美的那么惊心动魄...

 
  • 历史网(www.lishiw.com) ©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